魂斗罗归来最强A级英雄:正文 第1081章 多事之秋

魂斗罗归来新英雄 www.cftal.icu 目錄:全球高武| 作者:老鷹吃小雞| 類別:都市言情

    轟??!

    人影倒飛,血灑半空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!”

    地飛悲憤怒吼,他被攻擊了!

    兩位帝尊同時出手了!

    無人說話。

    方平此刻也陷入了天狗氣機覆蓋范圍,正在掙扎離開。

    哪怕他被地飛攻擊了,哪怕他覺得邪教之人都是敵人,這一刻也是難免有些心寒,心冷。

    這就是邪教!

    利益,唯有利益。

    因為他方平比地飛重要,所以在方平是敵人,地飛是同伴的情況下,他們依舊毫不猶豫,對地飛出手了。

    半空中,地飛血液濺射,不甘,憤怒,悲戚。

    “若有來世,永不為仙!”

    仙人!

    這就是仙人!

    人仙分離之后,地球就是人族,地界和其他人都是仙族。

    而今日,這位昔年因為為仙而驕傲的強者,后悔了!

    仙人……這就是仙人!

    沒有涉及到他自己,他不覺得仙人無情有何不妥。

    可此刻,地飛后悔了,他兒子被殺,殺他兒子的人就在眼前,是他們的大敵,他為子報仇,結果他的同僚,他的上司,無一人幫他。

    不幫也就罷了,他們要殺他!

    只因為敵人比他更重要,可以給他們帶來利益!

    地飛吼聲撼天!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活不了了。

    兩位帝尊出手了,地奇和地邢冷眼旁觀,他本就被天狗氣機重傷,哪有任何活命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大道無情……仙人無情……人魔……下輩子,我愿為魔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一聲暢笑,響徹天地。

    “生兒,為父來了,這三界……就該破滅!”

    轟??!

    一聲驚天轟鳴響起,地飛在臨死的剎那,沒再攻擊方平,而是將一身實力,全部融合,炸開了之前幾人布下的禁制!

    哪怕不能報仇,哪怕不能阻攔他們,他也要給所有人制造麻煩!

    轟隆??!

    天狗氣機被壓制,此刻禁制徹底破碎,瞬間反擊了起來。

    壓制的越強,反擊的越是厲害。

    這一刻,方平金身爆發出璀璨的光芒,卻是依舊難以抵擋,九鍛金身都擋不住天狗的自主反擊,金身不斷崩潰。

    方平這時候再也顧不得許多了,圣人令出現,懸掛頭頂,散發出光芒?;ぷ隕?。

    斬神刀出現,抵擋氣機威壓。

    方平自己也迅速恢復金身,大量的不滅物質涌出。

    哪怕如此,也是血肉被撕裂。

    其他人,包括兩位帝尊,這一刻也是紛紛倒退,弱如地邢,這時候血肉幾乎是瞬間消失一空,只留下一副骨骼。

    地奇也不好受,血肉給剮走了一層又一層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沒人在意這些,紛紛看向方平。

    雷霆帝尊有些驚喜,有些震撼,真的是方平!

    地奇也是輕嘆一聲,果然是方平。

    方平居然早就混入了神庭!

    難怪……難怪這倆日隕落了這么多強者,方平在,就沒有不死人的時候。

    地邢血肉消散,看不出表情,可此刻,骷髏眼中也是爆發出璀璨的神光,看向方平。

    方平真的來了!

    沒人在意自爆的地飛,哪怕最后一刻,地飛語氣如此的不甘,如此的凄涼。

    可那又如何?

    大道本無情!

    這不是當年了,當年這些修道者還是有情分的。

    可八千年過去了,天界墜毀八千年了!

    他們都快走到生命的盡頭了,強大了一世,修煉了萬載,歲月悠悠,而今他們要走到生命的終點了,誰能甘心?

    早就瘋狂了!

    這些生命即將走到最后時刻的強者們,除了少數人,大多數都已經瘋了。

    八千年!

    八千年過去,大道封堵,連希望都看不到,還能如何?

    天地轟鳴聲再起!

    坤王殿外,血雨傾盆。

    地飛隕落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嗚嗚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刻,神庭所在的小世界,甚至有些凄涼的嗚咽聲。

    接連兩日,死了太多強者。

    大道崩潰,天地都染成了血紅色。

    這一刻,神庭中,所有人都是忐忑,悲傷,不安,驚恐……

    又死了一位!

    平日如同神明的真神,此刻卻是隕落不斷。

    方平來時,三帝九神!

    方平還未走,二帝二神。

    今日,幾人能活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世界所在的區域。

    禁忌海。

    此時,海中上空也是血紅一片。

    死的人多了!

    對于天地而言,昨日和今日,其實相隔不遠,眨眼而過,兩日隕落的強者,甚至可以算作同時死去。

    同時死了一位帝尊和七位真神,這一刻,哪怕外界,也受到了巨大的影響。

    映射虛空!

    天崩地裂!

    血雨在外界滴落。

    血云覆蓋了方圓上百里范圍。

    下一刻,數道人影出現。

    瘋癲老人,也就是明廷真君,瞬間出現在此地,眼神凝重,這是死了多少人?

    誰在大戰?

    在哪大戰?

    天墳?

    天墳中死人,會映射到外界嗎?

    他不知道!

    還是說……神教?

    可神教在三界無敵,怎么會死這么多強者?

    他有些驚懼不安!

    自從強者們離去,進入了天墳之后,三界非但沒有安穩下來,反而越死越多。

    強者接連不斷的隕落!

    那一日,外域隕落多位真神,今日,再死多位真神……不,也許還有帝級。

    他好像看到了天崩地裂,昨日就有大動靜,也許是帝尊隕落了!

    這才多久?

    強者們進入天墳,算下來好像剛到一月!

    是的,才一個月罷了。

    3月23號,方平在外域發起了大戰,剿滅了三大界域之地。

    方平回歸,修養了幾天,進入了禁忌海。

    今日……4月1號!

    距離強者們進入天墳,恰好一月。

    然而這一個月來,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恐怕連當初制定計劃的張濤,也難以相信,他們進入天墳沒多久,方平就在三界掀起了腥風血雨。

    按照張濤的計劃,他們是準備困住對方一兩年的。

    可這才一個月過去,三界死了一位帝尊,死了十幾位真神強者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廷真君剛到,很快,又有人到了。

    不,妖族。

    鯤王來了,蟹王來了,還有其他幾頭絕巔妖獸也來了。

    非但如此,很快,又有人來了。

    無涯山,問仙島……

    這些海外仙島的強者,也陸續趕來了。

    又過了一會,有天外天強者趕到了。

    沒一會,王屋和委羽山有強者趕到。

    這沒還結束,地窟四大王庭,也有強者趕到了。

    血云下方,此刻聚集了很多強者。

    三界已知的強者,大部分都來了。

    不止這些人,就在這一刻,隔著老遠,吳奎山在遠處停下,沒敢靠近此地,卻是也到了。

    眾人紛紛看向他,明廷真君冷冷道:“人王何在?”

    吳奎山笑道:“三界動亂,人王自然不能輕易離開人族,我來看看情況,聽說強者都往這邊趕……這是又死人了?”

    說著,看著那漫天血雨,感慨道:“這是死了多少強者,造孽??!活了這么多年,說死就死了,這三界……未來還不知道要看多少血雨?!?br />
    眾人也不理他。

    吳奎山笑了笑,也不在意,他剛晉級,在這些人面前,那當然是沒資格說什么的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方平,方平有那個資格,那是因為這家伙太生猛了。

    接連干掉了地周,地慧,以及三大界域之地。

    否則,沒有這樣的戰績在身,其他人也未必會重視他。

    這邊眾人還在探查虛空,那邊,一頭金角妖獸,踏空而來,隔著老遠,嘶吼道:“大人,明月島擅自開戰,攪亂苦海,已經被滅!”

    明廷真君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你……妖族智商都這么低的嗎?

    滅就滅了,沒看這么多人在嗎?

    這時候非要來報信,是要給老夫找麻煩嗎?

    要不是麾下缺點辦事的,打聽消息的,他現在都有心拍死狡。

    果然,狡的話音落下,無涯山、問仙島這些地方的真神,臉色都冰寒了一些。

    海外三十三仙島,如今還剩下多少?

    一些沒有真神留下坐鎮的勢力,幾乎都快被滅了。

    現在,又被滅了一島!

    這一次,強者離去,是苦海妖族的盛宴。

    狡又是個能說會道的,加上明廷真君在,受它蠱惑的妖族不少,鯤王麾下的妖族,都未必有狡統領的多。

    數以萬計的妖族,不計代價,強攻一些無強者坐鎮的仙島,在損失慘重的情況下,這些日子,已經有數個仙島被滅了。

    狡也不過來,匯報完了,就站在那等著了,好像在等待下一步指示。

    明廷真君也不理它,他現在很不爽,有些不太待見這頭蠢妖。

    不遠處,吳奎山眉心跳動。

    狡?

    這頭被方平稱為“妖奸”的家伙居然也在這!

    從方平三品境開始,就結識了這家伙,這家伙當初也只是初入八品,現在呢?

    現在給他的感覺,距離絕巔恐怕也只是一步之遙了。

    這家伙還是南七域的妖王呢!

    人類冊封的!

    之前還在魔都生活過一段時間,怎么看都不像好妖。

    走到哪,哪倒霉……不,哪的妖族倒霉!

    也不對,和它一方陣營的家伙都要倒霉,和方平一個樣,走到哪禍害到哪。

    好些天沒見,還以為狡死了,這下倒好,不但沒死,居然跑來禍害禁忌海了。

    吳奎山心中想著,也沒開口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在想著,這血云是否和方平有關。

    方平去禁忌海,和他提了一句,不過具體的卻是沒說。

    可方平這才走了兩天不到,三界大亂,禁忌海上空出現血云,這要說和方平無關,他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諸位,這血云……到底是天墳映射還是神教映射?”

    此刻,明廷道人也不管狡了,開口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眾人你看我,我看你,很快,有人道:“應該不是天墳映射!之前有真神隕落在天墳中,想必各方都有一些線索,哪方勢力的真神死了,多少有些頭緒,之前也沒見血云出現。

    倒是神教,大家知曉的不多,我看很可能是神教映射!

    此地……也許就是神教總部所在!”

    有人點頭,這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之前天墳中有人死亡的,雖然大家引而不報,可心里都有數,那邊強者太多,戰死的人不在少數。

    可之前沒有變故,現在卻是有了,顯然和天墳無關。

    天墳所在的小世界,更強大,還有神器封堵門戶,很難映射出來。

    除非圣人甚至天王級強者隕落,否則想映射出來,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“神教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眼神異樣,神教就隱藏在附近的虛空中嗎?

    若是如此……這次要不要攻入神教看看?

    明廷道人再次看向吳奎山,沉聲道:“讓人王速速來此,共議大事!”

    方平不來,攻進去了,也未必有好處。

    何況,他們也不想被人類撿了便宜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隱藏在虛空中的槐王冷笑道:“人王?這地方出現血云,神教出了事,和方平未必無關!也許他早就殺進了神教,想要獨吞好處……”

    “槐王,飯能亂吃,話不能亂說!”

    吳奎山淡淡道:“人類真要有這實力,一方就可以平定邪教,早就干掉你了,還讓你在這說風涼話!你這三姓家奴,少在這潑黑水。

    話說回來,你真是命王的人?

    之前天命王庭遭受那么大的動亂,都不見你出手,你現在應該算是四姓家奴吧?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槐王臉色陰沉無比。

    眾人卻是沒說話,槐王到底是誰的人……真難說。

    之前在王戰之地,他背叛了黎渚,投向了命王,結果天命王庭出事,也沒見他說一句話。

    這家伙到底什么情況,誰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吳奎山諷刺了一句,接著笑道:“槐王,不提這些,我倒是有些好奇,楓王死了嗎?你們這倆二五仔,今天背叛這個,明天背叛那個,活的倒是夠長的,楓王這邊,有人知道他生死情況嗎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槐王冷哼一聲,也不理會。

    他怎么知道楓王死沒死!

    楓王跟著二王一起進入了天墳,楓家人死的死,廢的廢,楓王還真未必在外界留下了命牌。

    槐王也不接話,卻是繼續剛剛的話題道:“那你讓方平來此!方平不來,本王就有理由懷疑他進入了神教,獨吞了好處!諸位,不如現在聯手拿下蛇王,以免他和方平匯合……”

    這家伙也是個攪屎棍,地窟和人類的大戰,很多次都是他開的頭。

    不過這種人,也不傻,知道大戰一起,很可能第一個死,往往攪起了風云,很快就會離開,不戀戰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倒是活到了現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眾人正說著,又有人來了。

    陌生人!

    此人一來,明廷真君眼神露出一抹異樣之色,這人……是誰?

    氣息感應不清晰,感覺有些像真神,可又有些不像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不認識,很陌生的一人。

    明廷真君陷入了沉思,有點熟悉的感覺,可應該很遙遠很遙遠了,他也是老古董級的人物,壽元即將耗盡,早在天庭沒墜毀就成了真神。

    如今距離帝級不遠,壽元卻是即將耗空。

    他都覺得很遙遠,恐怕真的很遠了。

    來人身穿長袍,金色長袍,臉色微白,樣貌看起來很年輕,眼神卻是極為滄桑。

    沒管明廷他們,這人仰頭看了看血云,又環顧了一圈,好像在查看神教入口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是皺眉,還在判斷什么。

    不過很快,他們沒時間去判斷什么,就在此刻,一道身影劃破虛空,速度奇快無比。

    隔著老遠,一位猥瑣的老者出現,接著看到了金色長袍男子,怪叫一聲:“媽呀,又一個,這三界待不下去了??!”

    話落,撕裂了虛空,掉頭就跑!

    金色長袍男子微微皺眉,淡淡道:“貓樹……有意思!”

    他正說著,虛空破碎,一名盛裝女子出現,瞥了一眼金色長袍男子,輕哼一聲,繼續朝貓樹追去。

    男子見狀,輕笑道:“雨薇仙子,多年不見,就這么走了?”

    “沒時間和你敘舊!貓樹是本宮的,你敢插手,定不饒你!”

    女子雖然離去,卻依舊有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“貓樹……貓樹可不是你的!”

    男子再次掃了一眼虛空,好像看到了入口所在,不過隱約間察覺到了?;?,沒有進入,踏空而行,破碎了空間,笑道:“倒是意外之喜,剛清醒,就遇到了貓樹,這本源空蕩蕩,也需要一些進補之物,一起吧!”

    他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可遠處,卻是有人破口大罵道:“進補之物?你們欺負老子!老子可是有后臺撐腰的!蒼帝還在呢,你們敢吃老子試試,老子警告你們,別亂來!”

    “別追了!”

    “還追?你們知道不知道,宇皇子也復蘇了,前兩天還和我相談甚歡,再追,再追我喊人了!”

    “還來?當年是圣人就了不起了?現在剛復蘇,帝級實力撐死了,帝級算個屁,當年帝級到了貓宮,也是打雜的,趕快滾蛋!”

    “別追了……再追我真喊人了!蒼帝啊,救命??!有人要吃我!”

    “蒼帝啊,你在哪,快來救命??!這些年我存了好多果子,等著你吃呢,再不來,就被人吃完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貓樹凄厲大吼,今天倒霉啊。

    先是遇到了北皇門下的雨薇仙子,轉頭就遇到了人皇門下的界門元帥,這九皇的人都要復蘇了嗎?

    貓樹瘋狂遁逃,它可是寶物。

    不,寶樹!

    貓樹是三界出了名的寶樹,結出的貓果,可以修復本源世界,這對于現在剛復蘇的強者而言,比任何至寶都有效果。

    強者復蘇,能直接恢復到巔峰的,沒幾人,除非當年有準備。

    可大部分,顯然都是意外復蘇。

    這樣的情況下,貓樹一冒頭,自然會引起這些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至于蒼貓……蒼貓在哪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貓樹跑了。

    人群中,王屋山這邊,青畫卻是臉色一變,接著忍不住低聲道:“雨薇圣人!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眾人紛紛看向她。

    明廷真君微微揚眉,很快,陰沉道:“雨薇圣人……之前那金袍……人界界門元帥袁剛圣人?”

    青畫不語。

    已經恢復到絕巔實力的靈瀟,卻是面露喜色,忍不住的驚喜,雨薇圣人……

    她好像聽自己師尊說過,是北皇門下的強者!

    三十六圣,那是天庭的官職,由天庭冊封,統帥天界大軍。

    不過皇者當年開山講道,也有一些弟子門人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皇者也有自己的一套體系。

    人皇掌管人界,地皇掌管地界,這些人能掌管一界,代表他們的實力,哪怕在皇者當中,也要強大一些。

    掌管一界,哪怕只是掛名,也有一套自己的班子。

    當年人界和地界是有界門的,也有強者鎮守,不讓人界強者擅自跨界,也不讓天界和地界強者擅自進入人間界,這就是這些皇者要做的。

    那金袍男子,正是當年鎮守一處界門的統兵元帥。

    眾人都有些意外和震撼,這些人居然出現了!

    一些知道他們的人,此刻都是眼神凝重,這三界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而靈瀟,迅速朝青畫傳音道:“師叔,雨薇圣人復生了!那我們王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擅自去接觸!”

    青畫沒那么樂觀,迅速道:“這些人死而復生,北皇陛下已經隕落,殿下不在,誰也不知道他們如何去想,萬萬不可掉以輕心!

    雨薇圣人是陛下門下,可現在……八千年已過,滄海桑田,如今的她……還會如當年嗎?”

    靈瀟臉色微變,這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死過一次的人了,還會繼續如同當年嗎?

    月靈在還好,不在……恐怕沒人能壓服她。

    一時間,眾人都是思緒萬千,有人頭疼,有人無奈,有人暗暗起了一些心思。

    三界居然再次有強者出現,那現在的局勢,也許還會變化!

    神教、海外、地界、人間……

    之前可以大體上分為四方勢力,可現在,未必沒機會再出現幾方勢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鎮星城。

    小世界中。

    鑄神使繼續翻看著手中的書籍,有些不耐煩道:“你怎么又來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人復蘇了!”

    “管我屁事!”

    鑄神使不耐煩道:“趕快滾蛋,老夫已經研究出來了,如何將人體切割成百萬份,切割之后再重組,也許可以鍛造出初武玉身,別來煩我,不然用玉身打爆你!”

    話落,小世界中,忽然出現了無數鑄神使。

    有人在看書,有人在練武,有人在切磋,有人在罵街……

    世界入口之處,虛影微微一顫,“你……真的要成功了?”

    他都以為這老家伙隨口說說,哪知道居然真要成功了!

    “還沒……差點!總覺得差點東西……再給我送點書進來,再說拆開了之后,也不是原裝的,不夠凝實,老夫正在考慮,要不要把自己金身鍛造成神器胚胎……”

    鑄神使的話語,讓虛影無言。

    好大的魄力!

    這是要以身鍛神器了?

    想了想,虛影開口道:“你遲早會出來的!三界強者都開始復蘇了,該出現的都要出現,你是仙源計劃的主要參與者,哪怕你不想出山,也會有人逼迫你出山的!”

    說著,補充道:“你會鍛造神器,也是如今三界唯一一位可以鍛造神器的強者,大亂一至,神器必是諸方強者追逐的目標,你躲不開的?!?br />
    鑄神使不耐煩道:“滾蛋!老夫是被李宣泄鎮壓的囚徒,讓我出山行,干掉李宣泄,沒干掉他之前,少廢話!”

    虛影沉默,過了一會,忽然道:“鑄神使,這三界……到底誰最強?”

    “誰最強?”

    鑄神使好像也來了興趣,沉默了一會,笑呵呵道:“以前當然是九皇四帝,現在嘛……難說!破八的恐怕還有幾位活著或者復蘇了……你沒破八的話,那就少打老夫主意!”

    “破八……”

    一聲呢喃,虛影消散。

    等他走了,鑄神使哼道:“破八又怎么樣!等著吧,等老夫弄出十萬八千個分身,將大道都給堵了,讓你們沒了本源增幅,看看你們還狂不狂!”

    “不行,老夫分身不夠強……鍛造個十萬八千柄神器?”

    “沒材料??!”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打死十萬八千個強者,塞進大道去堵路?”

    “煩啊,九皇干事不靠譜,當年干脆把大道直接從源頭上給堵了,這些靠本源的家伙,還不都得哭?!?br />
    老者念叨了幾句,搖頭,繼續看書。

    不管了,李宣泄不是還在嗎?

    老子現在是囚徒,你們有能耐先殺了李宣泄再說。

    下一刻,老者身體微微一震,喃喃道:“多事之秋,這誰又復蘇了?點亮了本源世界,老夫都感應到了……看來真要出事了?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