魂斗罗归来锦标赛攻略:正文 第八五二章 神秘意識流

魂斗罗归来新英雄 www.cftal.icu 目錄:狂暴逆襲| 作者:羅瑪| 類別:散文詩詞

    第八五二章神秘意識流

    劍如霜驚怒尖叫。

    這是要奪舍我嗎?

    地牢之中,有鎮元噬神陣覆蓋,如果是肉身進入,被鎮壓的,僅僅是罡元界力。

    至于說元神,只要你不釋放神識,不施展神術,就不慮識海神能被大陣吞噬。

    顯然,這道影子,并不是純粹的元神神能,更接近于一種低階尊境,都難以堪透和掌握的意識流。

    這種意識流,不能算是元神,但是肯定是基于靈魂和元神而存在的。

    但是因為意識流,本身虛無縹緲,難以琢磨,幾乎沒有可以應對的手段,甚至都沒有在武道界之中,單獨出現過這種東西。

    它和劍意有一些相似,但是劍意可以實質化,意識流,絕對不可能。

    說到底,意識流,它就是一段思想,一縷思維,一道記憶。

    神通秘術再是厲害,對于這種純意識的東西,根本就沒有任何辦法。

    此時的這個扭曲變幻的影子,大抵就屬于這種神秘而縹緲的東西。

    甚至在這個影子,試圖進入劍如霜的眉心識海之中時,劍如霜不顧神能被吞噬,朝著這個影子轟出強大的神術,都無濟于事。

    影子穿過神術,直入眉心識海,毫無阻礙,也沒見到說,因為進入大陣,這影子被大陣吞噬了能量,有被削弱的樣子。

    劍如霜幾乎是渾身顫抖,凄厲尖叫。甚至祭出某種魂器,封印在眉心,都被這個影子穿過,順利進入識海之中。

    三星境的尊者元神,無論是質量還是個頭,都比皇境的強者,強了許多。

    元神在識海之中,一邊吱吱尖叫,一邊試圖逃逸躲避,甚至轟出一道道神術,幾乎將識海轟的龜裂坍塌。

    但是這一切努力,對于這一個影子來說,有如清風拂山崗,根本起不到一點作用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

    你是什么東西?

    為什么要進入我識海?

    你想干什么啊——”

    劍如霜的元神凄厲慘叫,被影子追上,虛幻但是可見的影子,就這么一點點地融入元神之中。

    見到掙扎反抗毫無作用,劍如霜的元神,也就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內視自己的元神,就發現,那個虛幻扭曲的

    影子,似乎不見了。

    但是,劍如霜有一個感覺,就是自己的思維和靈魂之中,總是多出來一點東西。

    不是奪舍!

    奪舍的話,她的元神會破滅。

    也不是融魂,融魂之后,會有外來的記憶和自己的記憶發生碰撞,意識會有一段時間的混亂。

    這個影子消失在她的元神之中,既不奪舍,也不融魂,就像是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什么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但是分明,劍如霜感受到,自己的靈魂和意識,都有些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靈魂更冷靜,意識更清晰,似乎對事物的認知和判斷,達到一個新的高度。

    這更像是經歷了一場頓悟,使得自己對這世界,對這世界的道則和本源,都有了一些奇特,但是深刻的認知。

    一瞬間,她竟有一種感覺,自己只要愿意,隨時都能夠沖破三星巔峰的瓶頸,破入尊境四層,成就大尊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她靜靜地思索體悟。

    那個影子消失在她元神之中,讓她終于明悟,那就是一縷純粹的意識,連意志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一道意識流,突兀出現,進入她的元神之中,似乎存在,似乎消失,讓她得到了好處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遭遇了一場意外,但是不知道是禍是福。

    至少目前來說,好像對她沒有什么害處。

    就在她忐忑不安之時,地牢之中,出現十二道身影。

    見到進來的十幾個人,竟是大長老等天劍宗高層。

    劍如霜渾濁的眼中,有一縷睛光閃爍一下,就再次岑寂下去。

    此時她懶得和大長老說話,直接就將眼皮落下,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此時,化形為大長老的林西,盯著劍如霜,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“宗主,我們沒有能夠將那林西抓到,其他人還在某個地方繼續守候監視,看最后能不能將劍囡帶回來?!?br />
    劍如霜眼睛睜開一條縫隙,冷淡地道:

    “但是那又怎樣?和本宗有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心中卻在冷笑。

    此前她的分身,已經讓她共享了隕神山脈,深谷谷口的場景,她已經知道,大長老等人,還在那邊守候。

    而她的分身,正在爭分奪秒,朝著天劍宗趕來。

    本來應該是分身先

    回到天劍宗的,但是先回來的,卻是大長老等人。

    劍如霜腦洞開合來幾下,就知道,這群家伙,乃是化形進入天劍宗的。

    雖然不知道這些人是誰,但是她很確定,這些家伙,對她不懷好意。

    將計就計,裝傻充愣,看看這群家伙,想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林西一到天劍宗,就來到地底囚牢,沒有其他意思,就是要將這老賤婢鎮壓,將她的一幫死黨,全部清洗掉,給林囡將來上位,創造一個清新的環境。

    當然,鎮壓了劍如霜本尊,他也就有了對付劍如霜的本錢。

    所以,他見到劍如霜裝傻,也不多話,直接就一步跨入鎮元噬神陣之中。

    這個陣法,他不要太熟悉。

    但是他感受到,這個陣法的結構,雖然和自己的鎮元噬神陣力符一樣,但是顯然要強大得多。

    就像林西自己現在,膽敢在其中施展神術。

    神術一旦離開眉心識海,呼吸之間,就能夠使得這神術潰散,神能被吞噬。

    但是林西無懼,三道凝實的飛檐存在,任何與元神有關的能力和陣法,都對他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所以他肯定,此時的劍如霜本尊,根本不敢施展神術對付他。

    就是拼了命不要,強行施展,對他也沒有任何威脅,最后不過是給他送菜而已。

    那么這意味著,劍如霜此時,也只有肉身之力可以動用。

    說到肉身之力,他根本就無懼什么三星尊者。

    三星尊者的肉身,平均水平,也不過十飛龍之力。

    和他的二十天龍之力相比,差距二十倍,想怎么揉搓她,她都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。

    進入地牢之中,林西笑瞇瞇地走近劍如霜。

    這讓劍如霜惡毒的眼神,變得陰沉刻毒。

    “大長老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林西在劍如霜對面趺坐下來。

    “不想干什么,既然宗主沒有能夠成功奪舍劍神之體,那就給劍神之體一個成長起來的機會吧?

    本大長老覺得,一切對劍神之體有威脅的人和事,都要掌控在手,不能出任何岔子。

    我的意思你明白吧?

    我的意思,就是要在你的元神之中,埋藏一個小東西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