魂斗罗归来女英雄谁最漂亮:深淵卷 第兩百四十六章 被吞噬了!

魂斗罗归来新英雄 www.cftal.icu 目錄:諸界末日在線| 作者:煙火成城| 類別:散文詩詞

    顧青山靜了一息。

    另外一個自己說,來的是未知末日。

    這證明他們也不清楚那是什么,只是從岸上遠遠的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如果來的是一般末日,那還有希望闖過去。

    但若是世界之門外的真實末日,類似于那個長頰骷髏頭的話,一切就完了。

    總之……

    賭不起。

    “你追蹤那些人的動向了沒有?”顧青山問道。

    孩童遺憾的說:“他們警惕的很,沒給我機會設下追蹤之法?!?br />
    反正那些人唯一的下場就是死,他自然不會花精力去追蹤。

    顧青山情知必定是這樣,嘴邊一句話早已在這里等著他。

    “既然找不到他們,大墓里又太過遼闊,不如我們分頭行動,有消息了互相通知?!?br />
    話音剛落,那孩童還在思考,戰神界面上忽然冒出來一行行螢火小字:

    “請注意!”

    “請注意!”

    “末日的幻象碎片正在侵入你所處的空間?!?br />
    “該末日為知覺觸發式末日,也就是說,一旦有人察覺到它的存在,該人便會被拉入其中?!?br />
    “值得慶幸的是,它并非門外的真實末日,只是真實末日的一段幻象碎片?!?br />
    “倒數十秒后,你們所有人都將被末日的幻象碎片吞噬,唯有活到最后的人,才可以回歸現實?!?br />
    “十,”

    “九,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顧青山一顆心猛的提起來。

    竟然有這樣的末日。

    僅僅是知道它,就會被它抓住、吞噬。

    另一個顧青山告訴了自己,這個末日已經過來了。

    就是這么簡簡單單一句話,就讓這個末日直接降臨!

    既然戰神界面都這樣說,看來這個末日是避不開了。

    他嘆了口氣,放出神念掃視眾人。

    這個末日正在侵入自己所在的空間,而且現在再想躲也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因為自己只要給出任何暗示,讓其他人躲開,那么就等于讓對方知曉了這里即將發生的事。

    一旦知曉,便會被拉進這個末日幻象碎片。

    無路可逃。

    忽然,只見孩童神色一動,叫道:“不好!”

    他第一個感覺到了末日!

    惡鬼尸體的背上,所有人的臉色接連改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哪里來了一個末日?”

    “這是末日的感覺,沒錯,可我們還沒進入墓河!”

    “現在已經跑不了,唯有應戰!”

    眾人七嘴八舌的說道,紛紛抽出兵器,屏息做好了準備。

    末日的氣息,它們永遠忘不了。

    按說這種感應,是以強弱程度來區分的。

    實力越強的怪物,對末日的感應就越深,會及早察覺到末日即將來臨。

    顧青山神念掃過每一個人,最終落在山海棲霞身上。

    山海棲霞一開始有幾分茫然,最終才警醒過來。

    這個女人,原來是這些人之中最弱的?

    顧青山心思轉動,卻見擁骨老人和百滅圣手肅立在她兩旁,神色恭敬。

    來不及多想,只見戰神界面上的讀秒已經歸零。

    一道光幕閃過。

    所有人從惡鬼的背上消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顧青山睜開眼。

    他發現自己正身穿士兵制服,坐在冰冷的臺階上。

    自己依然是李三郎的模樣。

    在自己身后,是一座雄偉的巨門。

    一群士兵正和自己一起,守在巨門前。

    他們絲毫不覺得自己的容貌有問題,甚至有一個人拍著自己肩膀道:“李三郎,一會兒換崗之后,一起去喝酒?”

    顧青山笑了笑,說道:“我得先想一想?!?br />
    忽然,隨著一陣莫名其妙的頭疼,一段信息涌入了他的腦海。

    原來這里是已經毀滅的世界。

    自己成為了這個世界的一份子,必須要在這里存活至整個世界毀滅的最后一刻。

    到了那個時候,如果自己還活著,那么就可以離開這個幻象碎片。

    這真是……

    一種太過離奇的末日。

    顧青山慢慢接受了自己的身份,張口呼出一口氣,眼看著這口氣在刺骨的寒風中變成了白霧。

    這時天空正下著雪。

    夜色已晚。

    顧青山在心中默默喚道:“戰神界面?!?br />
    頓時一行行螢火小字隨之出現:

    “你可以花費一百點魂力,查看當前幻象的背景?!?br />
    “你可以花費兩百點魂力,查看當前自身狀況?!?br />
    “本界面已經對當前幻象進行了分析,接駁了作用在你身上的相應規則,你可以花費五百點魂力,查看相應情報?!?br />
    顧青山道:“別說了,魂力我出,你來告訴我現在是什么情況?!?br />
    戰神界面上所有小字消失,新的提示符刷新出來:

    “時間:上個紀元?!?br />
    “地點:霜雪王冠世界?!?br />
    “事件:王城的隕落?!?br />
    “本次幻象之中,你隨機獲取了身份:王城衛士?!?br />
    “三十分鐘后,末日席卷而來,請做好準備?!?br />
    “注意:限于身份與技能的吻合度規則,在本場末日之中,你不能在本土眾生的注視下,做出有違身份的事,否則將被直接丟進末日的中心,承受無盡的絞殺?!?br />
    “其次,你只能選擇一種主要戰斗能力,請立刻從以下幾項之中選擇其中一項:”

    “劍術、拳術、弓術、烹飪、祭舞?!?br />
    “請注意,一旦你選定,你將在本次幻象中只能使用該類力量?!?br />
    顧青山略一猶豫,便道:“我選拳術?!?br />
    是的,現在所有的怪物都進入了這個末日幻象,如果自己突然釋放出其他戰斗技巧,豈不是惹人懷疑?

    況且“不周”的威力,其實是超乎想象的強。

    隨著顧青山的選定,他手上出現了一雙輕薄的鋼鐵拳套。

    一行螢火小字顯示出來:

    “王國士兵制式拳套?!?br />
    “初等裝備,唯一特性:堅固?!?br />
    “注意:你還有二十九分鐘做準備?!?br />
    顧青山抬起頭,目光在眾多士兵中掃了掃。

    他一下子看見了山海棲霞。

    對方好似是一名軍官,穿著緊致的深色軍裝,看表情也才剛剛回過神來,有些懵懵懂懂,甚至有幾分緊張。

    末日幻象可不會像戰神界面這樣,細致的把一切都說清楚。

    恐怕她只知道眼下很危險,必須活著撐過末日。

    突然,耳邊傳來一道低語:

    “你小子在看誰?”

    另一道聲音響起:“他在看軍中玫瑰,嘖嘖嘖,真的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?!?br />
    “別說了,難道你敢說自己沒偷瞄過她?”

    幾名相熟的士兵嬉笑道。

    此刻,他們已經完成了今天的站崗,可以休息了,所以幾人都是很輕松。

    顧青山目光落在戰神界面上。

    “距離末日降臨,還有二十七分鐘?!?br />
    他默了默,徑直朝山海棲霞走去。

    這時山海棲霞也看到了他,神色一動就要行禮,卻忽然聽到了顧青山的傳音:

    “千萬別露陷,在這里不能當眾做出與身份不符的事情!”

    山海棲霞僵住。

    顧青山來到她面前,行了個軍禮道:“報告長官,屬下李秋山有事匯報。

    山海棲霞點頭道:“可以,跟我來?!?br />
    她帶著顧青山走進城門,一直來到軍官的駐地,進入其中一間房屋。

    門在身后關上。

    山海棲霞立刻單膝跪地道:“屬下見過祭司大人?!?br />
    顧青山沒接話。

    他環視整個房間。

    只見這里面明顯是一名女性軍官生活的地方,晾著一些衣物,房間的裝飾也滿是女性化的風格。

    壁爐旁的桌子上,擺著一瓶酒。

    顧青山上前開了酒,輕輕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芬芳馥郁。

    顧青山舉著酒瓶,問道:“這里好像已經有了你的一生,你對此有印象嗎?”

    沒有得到戰爭祭司的允許,山海棲霞依然單膝跪地,以恭敬的態度說道:“突然產生了一些回憶這個末日幻象似乎給我們每個人都安排了身份,之前我們曾在這個世界里建立了各種關系,有著親人和朋友,以及經歷過的事?!?br />
    顧青山點點頭,走到椅子前坐下,看著山海棲霞。

    好一會兒,他都沒有出聲。

    “大人?”山海棲霞不解的望向他。

    “恩,我其實是覺得你干的相當出彩,所以一時間不知道怎么夸你?!憊飼嗌降?。

    他朝著虛空掃了一眼。

    還有二十一分鐘,末日就會降臨。

    山海棲霞美麗的臉龐上,露出深深的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我沒聽明白大人的意思?!彼⌒牡乃底?。

    顧青山似乎也有點為難。

    突然,他伸手在虛空中一抓。

    那個被投入虛空的玉碟再次出現。

    一個顧青山的聲音從玉碟中響起:“原來這個末日是知覺觸發式的,這下我們也進來了?!?br />
    另一個顧青山道:“看來我們有必要先商量一下,到底是匯合還是各自先查探這個世界的情報,第三個我,你覺得呢?”

    顧青山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果然是知覺觸發式的末日幻象。

    那兩個自己明明在阿修羅墓地,只是在墓河的岸上看見了這個末日,就這樣被吞噬了進來。

    三個自己……

    這種感覺有點怪異,又有點期待。

    畢竟,身邊都是怪物,人手實在是短缺。

    除了眼前這個女人……

    她怎么看都有點小秘密,而且當初自己用不周打散末日怪物,她立刻就從大墓趕了回來。

    之前她對于末日的感應,竟然比不過那些人中的任何一位。

    顧青山忽然握拳隔空一擊。

    這一拳來得毫無征兆,山海棲霞眼看就想抵擋,卻已經來不及了

    這一拳乃是不周山之傀!

    剎那之間,她就呆立原地,一動也不能動。

    顧青山起身走上前,把手按在她光潔的額頭上。

    搜魂術,發動!

    以他如今須彌山主的境界,發動這樣的搜魂術法,幾乎是輕而易舉的事。

    山海棲霞的念頭被山之傀一拳粉碎,此刻連他在做什么都察覺不到。

    須臾。

    顧青山查探完畢,走回去,再次坐下來。

    山海棲霞依然呆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時間緩緩流逝。

    十息終于結束,山海棲霞的雙眸重新有了神采。

    她不再單膝跪地,而是漸漸站起來,神情之中透著一股緊張與小心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剛才”

    顧青山擺擺手,斟酌著說道:“首先,我需要你明白一點,我站在你這一邊?!?br />
    山海棲霞看著他,忽而笑道:“大人在說什么怪話?我們好不容易離開了大墓,托生在萬獸深窟,而且我原本就是大人的妻子?!?br />
    顧青山嘆口氣,開誠布公的說:“山海棲霞,我知道你用了一些法子,殺掉了那個企圖替換你的怪物,其實我也干掉了戰爭祭司?!?br />
    山海棲霞渾身劇震,失聲道:“這不可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