魂斗罗归来gg修改器:幻海蠶死篇 第一百四十五章 那個睡著的姑娘(上)

魂斗罗归来新英雄 www.cftal.icu 目錄:塵脈| 作者:棠鴻羽| 類別:武俠修真

    “狗屁的命數,我從來不信那些!”

    蘇揚雙臂猶如鐵鉗般將那帶著一些冰涼,但卻觸感極佳的柳腰摟住。

    他的臉輕輕摩擦著陸嫣然蒼白的臉,惱怒的說道:“你這樣做太自私了,是陷我于不義,若你死了,我又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你要好好活著,帶著我的信念活下去,我沒辦法一直陪著你,但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,我會一直看著你的?!甭芥倘灰步艚舯ё潘昭?,淚眼婆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死,我不會讓你死的,我會好好?;つ?.....”蘇揚的話語已經帶著些哽咽,他終是忍不住哭了出來,他的心像針刺一般痛。

    陸嫣然微微閉目,嬌嫩臉頰輕輕的磨挲著蘇揚的臉頰,唇角有著一抹微笑,只不過那微笑中,帶著一絲淡淡的苦澀。

    有你這句話,縱然死了,亦是心滿意足了呢。

    汗血靈馬背上,兩人相擁許久,已經漸漸的快要看不到大軍的隊伍了。

    陸嫣然輕輕的推開了一點蘇揚,抬起下巴望著他,微微嘟起小嘴巴,蘇揚低頭吻了一下,等抬起頭來是,卻不免有些錯愕。

    因為陸嫣然的小臉上滿是狡黠之色,就好像是陰謀得逞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還是跟以前一樣?!彼昭錕嘈σ簧?,在這種時候,她竟然還有心思調戲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要讓你活著?!?br />
    “我又何嘗不想讓你活著?!?br />
    “不可以,我們只能活一個,所以只能是你,別無選擇?!?br />
    陸嫣然的倔強和任性總是讓人這般的又愛又恨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可比你強多了,你以為我還是從前那個孱弱的書生,任你蹂躪不敢反抗么?”

    “至少在我看來,一直都是這樣的。我要讓你活著,你就不能反駁我,否則我拿??襯??!?br />
    蘇揚輕笑了一聲,道:“我寧愿你拿??乘牢?,如果那樣,你能夠活著的話?!?br />
    陸嫣然沒有回答他。

    除了那微風拂動山林的聲音,微雨落下的聲音,這個世界無比的寂靜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,能夠跟你相遇,我很開心?!?br />
    “我也很開心?!?br />
    山林中,男女相擁,輕風拂來,仿佛還伴隨著悠揚的琴音,與那漫山遍野的鮮艷花草,輕輕搖擺。

    蘇揚緊緊的摟住懷中的人兒,而后深深的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,并沒有得到她的回應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行在大軍末尾的張之羽等人終是發現了蘇揚沒有跟上來,立即調轉馬頭,很快便找到了蘇揚。

    他們不清楚發生了什么,看著蘇揚那張沉默中帶著陰沉之色的臉,他們對視了一眼。

    張之羽看著他懷中的陸嫣然,蹙眉問道:“陸姑娘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只是睡著了?!?br />
    蘇揚輕聲說著,低頭看向陸嫣然時,神情重又變得溫柔起來,伸手輕輕摩擦著她的臉頰。

    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|w~w~w.

    看著那‘睡著’的陸嫣然,張之羽等人皆是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江飛魚更是忍不住掉了淚。

    他當然明白,陸嫣然并非是睡著了,而是走了。

    “師父......”

    他明白蘇揚的心里一定很痛苦,但他卻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噓,小聲點,不要吵醒她?!彼昭錕戳私捎鬩謊?,小心的叮囑道。

    江飛魚閉口不言,心里卻很是難受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著蘇揚那似乎有些不太正常的神色,他更是難以忍受決堤的淚水。

    “請節哀?!繃株磺崽玖艘豢諂?,這個時候無論說什么都是沒用的。

    蘇揚像是沒有聽見,只是不斷重復著用臉摩擦著陸嫣然的臉頰。

    “我們該走了?!閉胖鵜潑頻乃檔?。

    “好,在這里睡覺容易著涼,應該要快點回家才行?!彼昭銼ё怕芥倘?,似是有些慌亂,不斷擦著滴落在她臉上的雨水。

    “沒錯,我們快走吧,陸姑娘千萬不能著涼了!”江飛魚擦掉眼淚,連忙說道。

    紀丹萱蹙著秀眉,本想要說些什么,但最終還是沒有開口,徑直先行一步。

    林昊乾他們陪在蘇揚身邊,驅使著汗血靈馬速度很緩慢的往前走著。

    他們更是打出一道靈息,阻隔了雨水落在蘇揚和陸嫣然的身上。

    蘇揚本該這么做,但他卻沒有這么做。

    只能意味著他此刻心境的凌亂,眼中除了陸嫣然外,已經什么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一路沉默,他們遠遠的吊在大軍后面,日月交替,一天天的過去。

    他們已經距離洛陽城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除了趕路之外,偶爾休息的時候,蘇揚也是一直抱著陸嫣然,不睡覺也不吃飯。

    雨已經停了。

    盛夏的天氣果然就像女孩兒的心情。

    陽光驟然變烈,湖水生出蒸汽,很是悶熱。

    修行者雖然不懼寒暑,但也會覺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林昊乾想要開解蘇揚,每每在他剛剛開口不超過三句話,便會惹怒蘇揚,甚至有人來給他送飯的時候,都差點被他一劍斬掉了腦袋。

    “情況貌似很不妙啊,陸姑娘的死對他打擊很大?!?br />
    遠遠的看著蘇揚,林昊乾等人滿面愁容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青山里自然沒有逼人的暑意,溪上吹來的風還是透著些清爽的。

    林昊乾和江飛魚他們圍作一團,小聲的議論著。

    關于陸嫣然為何突然出事,他們期間也了解到了一些,也不免為蘇揚和陸嫣然的感情深受觸動。

    “如果蘇揚無法走出來,不論對于陸嫣然來說,還是他自己,都不是一件好事?!?br />
    人死不能復生。

    相信就算是陸嫣然也不愿意看到這般郁郁寡歡的蘇揚。

    她希望他活著,卻不是這樣如行尸走肉般活著。

    作為朋友,林昊乾他們自然有義務幫助蘇揚走出眼前的困境。

    但他們商量了很久,卻仍舊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因為沒有人可以靠近蘇揚。

    每一個接近他的人,都會讓其誤以為對方要傷害陸嫣然,從而爆起殺意。

    這個狀態下的蘇揚根本不會留手。

    但只要及時逃脫,蘇揚卻也不會追著他們殺。

    因為他不能讓陸嫣然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聽著林昊乾他們的話,紀丹萱望了一眼遠處的蘇揚,突然說道:“你們什么都不需要做?!?br />
    “紀姑娘,這是何意?”林昊乾不解。

    他明白,紀丹萱和蘇揚并不對付,看到現在這幅樣子的蘇揚,她應該很開心才對。

    所以林昊乾的語氣略帶著一絲不滿。

    江飛魚也是恨恨的盯著紀丹萱。